零八小说

首页> 悬疑惊悚> 魅尸:旅游惊魂

魅尸:旅游惊魂

  • 分类:悬疑惊悚
  • 作者:牛阿昀
  • 来源:mygsh
  • 更新时间:2024-05-30 07:31:10

简介:魅尸佚名是《魅尸:旅游惊魂》中的主要人物,在这个故事中“牛阿昀”充分发挥想象,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,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,以下是内容概括:好不容易和我妈出来旅游,想着说和网友分享快乐,竟然遇到这么倒胃口的人。“跟大家解释一下,我妈妈靠出摊卖烤红薯,一个人抚养我很不容易。她的手每年冬天都会冻僵,所以留下了后遗症。”网友听了我的话,对刚才发生的事更加火大...

魅尸:旅游惊魂
直播和老妈自驾游,看见一条意外的弹幕。

“主播小心点,你妈开车的方式不正常。

她可能已经死了,成为魅尸。

这么开下去,你们会去另一个世界。”

我怒怼他,“你才不正常,开玩笑不准拿家人!”

网友纷纷帮我说话,指责他没素质。

可他还是不依不饶,“没开玩笑,你看她的手。

死人的关节不灵活,她已经僵了。”

1 我把他踢出了直播间。

好不容易和我妈出来旅游,想着说和网友分享快乐,竟然遇到这么倒胃口的人。

“跟大家解释一下,我妈妈靠出摊卖烤红薯,一个人抚养我很不容易。

她的手每年冬天都会冻僵,所以留下了后遗症。”

网友听了我的话,对刚才发生的事更加火大。

“主播不应该踢他出去,让他听了难受!”

“最讨厌拿家人开玩笑的,自己没家人吗?”

对于他那种玩笑,如果平时,我不会太在意。

可这次旅游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。

我报名了支教,很快要去山区工作。

那里气候高冷,我妈身上的病根,不适合去看我。

加上支教人手匮乏,即使假期,我可能也需要留守处理杂事。

以后连回家看望她的机会都不多,更别说一起旅游了。

我调整好心情,又开始分享过去和妈妈的回忆。

摄像头的一角,把妈妈带了进来。

很奇怪,我竟然觉得她嘴角笑得僵硬。

2 那人被我踢出去后,后台给我发私信。

“对不起,主播,如果冒犯到你,我道歉。

但是,我绝不是开玩笑。

我家里做白事生意,接触很多常人意想不到的事。

不信的话,你可以多和她说说话。

她舌头声带都硬,不会回你太多。”

我本来想直接把他拉黑,但心里莫名有一丝害怕。

回头去看妈,更把我吓得汗毛乍起。

她的脸冲着前方,身子坐得板正,认真开车的模样。

眼珠子却诡异地斜向我的方位。

我下意识侧过手机,生怕被她看到手机屏幕。

刚才那个角度,她很可能已经看见我们聊天了。

“妈,我们还有多久到服务区啊?

我想去一下洗手间。”

妈嗓子里挤出两个字,“快了。”

那声音不像她,反而像年迈的老人。

我突然意识到,这次和她见面,她的确话很少,总是脸上挂着微笑,听我喋喋不休。

接下来的时间,我没有心情直播了。

因为担心聊天已经被妈看到,我也不敢继续问话那个人。

假装放松心情看窗外的风景,其间有两次转头,都对上妈怪异的眼神。

她像是瞳孔也僵了,直勾勾望着我。

我一直熬到服务区,赶紧下车去洗手间。

那人发来很多消息。

“信我了吗?

你千万不要和她待在一起,我怕她要勾走你的命。”

“有一种说法是,亲人去世后,怕自己孤单,回来带走生前最亲近的人。”

“这是它们灵魂深处的本能。

你可以理解成,头现在是一种欲念的集结。

她只是很像你妈,已经不是你妈了。”

“为什么不回消息?

不会出事了吧?”

“我看你刚才路边的车牌好像离我不远,有需要的话,我可以去帮你。”

“怎么还不说话?

你没事吧?”

“我出发去找你了,坚持住!

别让她起疑心!”

我立刻回了他一句,“我没事,我在服务区。”

他秒回,“等我来。”

3 女厕所排队一向很长,过去觉得讨厌,现在却成了我的救命稻草。

我看见妈也下了车,就在不远处站着看我,像在监视一般。

她的脸上依旧挂着微笑。

昨天见面时,我还觉得温馨,现在却产生了恐怖谷的效应。

那笑容真的很像已经僵在脸上。

磨磨蹭蹭从洗手间出来,那位要来帮我的网友说自己还要半小时到。

妈还站在那里,雕塑似的一动不动。

我怕她发现异样,装作无事,走到她身边撒娇,“妈,我饿了。

我们吃点东西再出发吧?”

妈没有张口,我却听到一声悠长的叹息。

鬼影般地叹息!

此时明明接近正午,阳光毒辣,我却感到一阵恶寒。

妈只有瞳孔,蜥蜴般动了两下。

我有种错觉,那不是眼睛,而是两颗玻璃球。

她似乎在思索,两分钟后,才用老人一样的声音说,“好。”

服务区饭厅里人很多,我应该安全。

接下来只要等到那个人,听听他有什么办法。

我和妈一起往饭厅走。

天气很热,她却穿着长裙。

我看不见她脚下动作,只觉得她走路像飘,身体没有浮动。

到饭厅门口,妈突然说,“小软,你想吃什么?

妈给你买。

我就不吃了,这两天身体不舒服,嗓子怪怪的。”

这次,她的声音又像她自己了。

4 我瞬间觉得自己蠢透了,因为网友的几句话竟然怀疑我妈是死人!

她身体不好,我明明比谁都清楚。

烤红薯这份工作,别看围着热炉子,其实很容易得冻病。

妈出摊的时候不方便戴手套。

不论是操作烤红薯,还是给客人装袋、收钱,都很不方便。

她怕动作慢了影响生意就徒手操作。

手进了炉子火热,也就很难感知寒冷。

忽冷忽热多了,难免留下诸多冻伤,一年又一年累积,关节才变得僵硬。

不光僵硬,天冷的时候,还疼得厉害。

她忍着不跟我说。

是我自己发现她总是左手紧握右手,又右手紧握左手来缓解疼痛。

她的眼睛也有问题,长期被炉子的热气熏得干涩,所以眼珠子不爱动。

至于穿长裙,身体虚弱的人不容易热。

我怀疑的每一点,都能从她过往的伤中找到依据。

所以,我为什么怀疑她呢?

那是我的妈妈,满心欢喜,专程来找我一起旅游的亲妈。

坐在饭厅,我心里满是愧疚。

点了份简单的盖饭,我开始逗她开心。

小时候,她给我做完饭,我还要自己“当一遍大厨”。

简单的一个菜一个汤,外加米饭,我就可以在碗里组合搭配,给她介绍我做的是什么名菜。

刚好饭厅里有免费的汤,道具齐全。

“妈!

看,我给你做一道‘母慈女孝’的菜。

上好的母爱,原汁原味,混合到女儿对母亲的爱里……” 我兴致勃勃,妈微笑看着。

我挖一勺,递到她嘴边。

过去,她会故作夸张地吃,一脸享受说,“好厨艺!

不愧是我女儿!”

但现在,她轻轻用手推开,“不饿。”

看着她的面容略显惨白,我心里酸楚。

养育我至今,她得吃多少苦头啊!

“妈,我希望你能永远健康,永远快乐!”

妈未回话,有个高大的男生坐到我身边。

饭厅里的空位很多,陌生人吃饭一般都会选择互相保持距离。

而他直接坐到我身边的空位上,意味深长地看我一眼,面向我妈说,“阿姨好,我叫张洋,是小软的朋友。”

一瞬间,我反应过来他是谁了,后台私信我,让我小心我妈的网友。

他看过我的直播,认识我这张脸,也知道我的名字。

我妈看着他,眼中似乎有疑惑闪过。

他把手中拿的东西放到桌上,解释说,“路上买的,看着新鲜。”

那是一块带血的动物肉。

我看到,在我吃饭的时候全程无动于衷,方才喂她饭也不肯吃的妈妈,竟然望着那块肉咽了下口水。

5 “阿姨,小软让我过来主要是当司机。

你看,你们母女俩好不容易一起旅游,得玩得尽兴吧?

开车太累了,交给我就行!”

我妈眼神依旧困惑,语气不信任地对我发问,“朋友?”

我点了点头。

事到如今,就算我不信他的话,人家毕竟一片好意,专门折腾过来,我总不能让他太没面子。

得到我肯定的答复,妈开始和张洋沟通。

“怎么认识?”

“网上认识的。

我们都喜欢开直播,偶尔聊聊天,就越来越熟了。”

“怎么来?”

“自己开车过来的。

放心吧,阿姨,我把自己的车搁在服务区就行,改天过来取。”

我妈惜字如金,问出的话语气词都不带。

他们聊天的时候,我刚好有时间可以看他后台给我的留言。

张洋又给我科普了关于魅尸的信息。

“她会对新鲜带血的生肉有反应,待会儿我拿去一块,你观察一下!”

“切莫不当回事!

我去救你的,如果你不相信我,我真的没办法了。”

我余光瞥过去,果然看见妈虽然面向张洋,瞳孔却以诡异的角度盯着那块生肉。

“但是我要先提醒你,要小心,不能拆穿她,让她察觉我们已经知道她的身份。”

“魅尸本来应该慢慢吸收你身上的生人气息,等你和她的气息几乎同化,她才会带走你的性命,让你的灵魂永远和她在一起。”

“如果我们让她觉得,她不可能带走你的灵魂。

那她就会暴走,直接杀了你。”

“千万不要表现出害怕她的样子,一切照旧。

待会儿,我来开车,把你们接我家里去。”

“我爷爷很厉害,他一定能保你平安无事。”

6 他的话让我心头一紧。

不光因为看到我妈对生肉的奇怪反应。

昨天,我和妈睡同一间房。

她抱着我睡,身体却纹丝不动。

早上起来,我确实感觉自己没什么精神。

明明这一觉睡了足足十个小时。

我属于看起来就姨妈很健康的人,别说十个小时了,六小时都足够我生龙活虎。

今天竟然睡不醒困!

这状况很像张洋所说的被吸走生人气息。

而且,我半梦半醒的时候,隐约听到窗户那里传来鸟叫,叫声在一声闷响后戛然而止。

起床洗漱,看到妈似乎躲在洗手间咀嚼着什么。

我问她,“怎么躲在这里吃东西?

吃的什么?”

她说,“饼干,怕吵你。”

是不是饼干,我没看到,当时也未留意屋里有没有包装袋。

但我记得,她在我进来的时候很迅速地擦嘴,似乎生怕我看见。

收拾东西退房的时候,我看到窗台那里有一根羽毛。

孤零零的羽毛旁边还有些碎的毛发,就像是它的主人被人抓住,挣扎时掉落的。

线索全都串联在一起。

我不禁打了个冷颤,抬头,看到妈眼神依旧在那块生肉上。

没有心情继续逗留,我快速扒完饭,喊他们回车上出发。

因为张洋开车,我妈很自然地坐到车子后排。

我赶紧坐到副驾驶位上,祈祷着能快点见到张洋的爷爷。

我妈突然开口说,“后面坐,陪妈。”

她惜字如金的讲话方式让我惶恐,老迈的声音仿若陌生的鬼魂在召唤。

我下意识看了一眼张洋,算是求助。

张洋读懂我的眼神,瞬间展现出温柔大男孩的笑意,语气宠溺说,“小软,我没关系的,你去陪阿姨吧。

这趟旅游,你们才是主角嘛。”

他在我妈看不见的角度冲我挤了下眼睛。

我马上明白他的意图,用撒娇口吻说,“你越这样,我越不好意思啦,折腾你这一趟,怎么能真把你当司机用!”

回过头,我又冲妈撒娇,“妈,开车很累的,人容易乏。

我在前面陪他聊天,行吗?

反正很快到地方了。”

我妈从鼻子里发出一声,“嗯。”

确定好座位,车子发动。

开车前,张洋很自然地把那袋带血的肉,挂在他座位后面,刚好在我妈能看见的地方,伸手就能拿到。

他递来意味深长的眼神,让我明白,他这个行为背后有深意。

透过后视镜,我看到妈又在咽口水,眼睛直勾勾盯着那块肉。

Copyright © 2024 冀ICP备14013349号-7 All rights reserved. 零八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